赵晓:区块链数字货币的不可承受之重
2019-11-28 12:18:29
  • 0
  • 1
  • 1

来源: 全球善商  原创: 赵晓

导 语

各国中央银行主导区块链数字货币的想法看起来很美,实际上有着不可承受之重。

 正文 TEXT

文章将刊于《中外管理杂志》赵晓专栏,转载文章必须注明。

在今天全球数字时代,各国资本争夺的主战场早已不是传统商品市场,甚至也不是金融市场,而是基于互联网的数字市场。只有占据了数字市场,才能有效控制和瓜分金融与商品市场。而数字货币则已成为大国博弈的焦点。

各国央行竞相关注数字货币,可以说既是为应对区块链货币的竞争,更是为应对当今全球数字经济的竞争。

然而,各国中央银行意图发展、主导区块链数字货币的想法看起来很美,实际上有着不可承受之重。

众所周知,数字技术的一个好处是节省成本,也就是第一个边际增量可以是近乎零成本,新型电商正是据此而“打劫”了传统商业。然而,笔者在《区块链大热中的冷思考》一文中已然提出,区块链技术因为它类似于全民公投的思维逻辑,无论大事小事,都要遍历所有节点,因此交易成本极高。

考虑到人手一份的存储机制,区块链其实是对存储资源和能源的一种极大的浪费。如果再加上为了取得所谓的共识和挖矿消耗的巨大能源的生产成本,区块链的效率就更加低下,甚至于不堪重负。

譬如,自上线以来,比特币的信任最小化共识一直通过由其提出的工作证明算法来实现。这些进行“工作”的计算机正在消耗大量能源,其年度能源消耗统计结果汇总如下:

1、二氧化碳:产生34.73 千吨,相当于丹麦全国一年的碳消耗。

2、电力消耗:73.12 太瓦时。相当于奥地利全国一年的电力消耗量。

3、电子垃圾:10.74 千吨。相当于卢森堡全国一年的电子垃圾总量。

4、单笔交易统计:296.15 千克二氧化碳;相当于 74 万 368 笔 VISA 交易,或者观看 49358 小时 YouTube 产生的碳消耗。

5、电力消耗:623.47 千瓦时;相当于一个美国普通家庭 21.07 天内的耗电量。

6、电子垃圾:91.60 克;相当于 1.41 节二号电池或者 1.99 个高尔夫球的重量。

你能相信吗?比特币单笔交易能耗竟然是visa的74万倍!

原因当然就是因为所谓的“单笔”是指两点之间的交易,但这个交易却必须被全部七百万比特币活跃用户记录,所以是一次交易必须由七百万个用户共同执行和确认,才能有效,能耗不是两台,而是七百万台机器消耗的能源,就是机器信任的代价!

模型预计:矿工最终将把60% 的收益用于支付电费。实际统计:截至2019 年 1 月,矿工们在电费上的开销还高于 60%!

采矿成本外,区块链的“时间成本”也极高。仍以比特币为例。在使用比特币进行支付时,一般需要10分钟才能完成一次支付确认,如果要保证支付交易的不可逆转,通常需要等待连续的6个数据块完全确认,这至少需要1个小时的确认时间。相比之下,银行网银支付以及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通常都是秒级完成。

区块链的规模与效率成反比,与能耗成正比,这是它的致命伤!也因此注定了区块链货币在目前技术条件下只能小试牛刀,为未来能够大显身手,却不能代替目前的法币交易。

对于3500个注册用户和700万个活跃用户的比特币来说,应该远远没有碰到区块链效率的天花板,但如果放大到破千万或数千万用户的时候,比特币实际上根本就“用不起”!

说到底,如果不是政府太热衷于搞通胀经济(典型如委内瑞拉、津巴布韦),比特币所代表的区块链货币本无优势。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区块链是以效率劣势来换取信用优势,只因政府滥印钞票,法币出现信用劣势才使得区块链货币有了生存发展的机会。

即便如此,区块链本身的技术思维仍将限制它自身的运用和发展,而意图代替传统货币的央行数字货币或难以前行。

有人想当然地认为,央行即将推出的数字货币是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其实这是不太可能的。用区块链技术无法开展大规模数字货币,或者央行所谓的数字货币根本就不可能是区块链的货币。目前区块链加密货币只有比特币、以太币等,连libra都是半区块链的,央行大规模推出区块链货币根本不具备能源支撑的基础。

原因之一,在于能源消耗无法承受!目前全球年货币交易额是2000万亿,比特币的交易额是24万亿,而比特币消耗了73太瓦时的电力,假设全球的货币交易也用区块链来搞,全球仅货币交易所需要的电力就将高达近9000亿太瓦时,而中国目前的年发电量才不过6千太瓦时。此外还有资产交易和大宗商品交易,还有日常消费的零售商品交易,目前仅微支付上的年均交易额就已经高达35万亿了,所以如果用区块链来做央行法币,能耗和效率都会很快顶到天花板,对中国而言,不是福音而是大灾难(王建,2019)。

在这种情况下,你能想像央行的“数字货币”是区块链货币的想法吗?

所以,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日前在北京指出,区块链和分布式帐本当前的技术应用更适用于交易量不太大的交易环节,所以人行选择了两个系统做试点,一个是票据交易,一个是贸易融资。

前者是因为交易对手方相互了解,相互负责,监管方面没有太多的任务和责任;后者是因为换手频率相对低。周小川还指出,目前第三方支付更多是以电子支付的形式,还不是以区块链和分布式记帐为基础的数字货币技术。

陈静先生曾主持开发央行征信系统,目前这个信用综合数据库有几千万企业和超过六亿个人的信用数据。有人问他是否可以在系统中考虑采用区块链技术。他坦率地指出,区块链的弱点就是,在链上节点很多、交易很频繁的情况下,效率很低,成本也高。

当时(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没有区块链。即便是今天来建设这个系统,估计也不会用区块链技术。道理很简单,如果用区块链技术,几千万企业和六亿人都在链内,有什么必要把一个人的信用数据发给另外六亿人?六亿个网点都要建立庞大的处理和存储的架构,去处理跟自己毫不相干的另外六亿个网点的信息?

因此,区块链货币的巨大成本决定了所谓的央行数字货币,所替代的其实只能是“纸”而非“币”,也就是更多是一种电子货币,而不是全新的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数字货币。比特币算是真正的数字货币,而央行所谓的数字货币其实是电子代币,是和微信支付宝没有太大区别的“电子代币”,代替的是现金作支付手段使用。

除上面的成本分析外,区块链技术的优势还将在更新的技术面前面临挑战,从而可能面临“创造性毁灭”所带来的巨大“沉没成本”。经济学上所谓的“沉没成本”,是指原有投资因为种种原因,不可能被收回的结果。

近日,谷歌高调宣布了成功演示“量子霸权”,一个包含53个有效量子比特的处理器“西克莫”,用200秒完成传统超级计算机Summit需1万年解决的问题,加密货币的带头大哥比特币一夜之间闻风跌去1000多美元。

这是因为,以密码学为框架、以算法为基础的加密货币,面对计算能力指数级增长的量子计算,很可能面临灭顶之灾。全球虚拟货币已是万亿美元的庞大财富,却在量子计算的初啼面前风雨飘摇,如果再考虑到未来人工智能的日新月异,区块链货币头上的乌云是何等浓重呢?

正在北京参加第十七届《财经》年度经济展望会议上的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却对外表示,各国央行没有必要发行数字货币,他们提供的应该是主权信用。姜,还是老的辣啊!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